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公开 > 政务动态 > 联社动态

关于把南宁红陶打造成邕城文化符号和标志的建议

发布时间:2020-11-03 15:45     来源:南宁市二轻联社行业指导科   作者:袁宁

南宁建制至今1600多年,有着深厚的文化沉淀。一个城市独有的历史文化,无疑会增添这个城市历史的厚重感,提升城市的品味和魅力,环视区内一些地市城市文化符号朗朗上口:桂林“山水”、钦州“坭兴”、北海“贝雕”、柳州“奇石”等等,许多深爱南宁的人在思考、寻找:南宁城市的文化符号是什么?

或许人们没有留意,2006年6月自治区党委、政府在北京举办了规模空前的:“广西文化舟”活动。作为文化舟第二大板块“魅力广西”的重头戏——“红土陶情·卢权智红陶艺术展”引起了首都文化界的高度关注。期间,自治区文化厅在北京中华世纪坛举办了卢权智红陶艺术展专家研讨会,来自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馆和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等国内一流的美术评论家、陶艺家,对卢权智红陶创作及艺术成就给予了充分肯定。6月10日《中国文艺报》第6版以通栏标题“广西现代红土文化的符号和象征”用整版报道了该研讨会盛况。

卢权智何许人也?其红陶艺术作品为什么在首都引起如此大的反响?卢权智,男,壮族,1957年9月生于南宁,广西工艺美术大师,他自幼酷爱艺术,师从当代中国著名画家、雕塑家、广西艺术学院教授朱培钧老先生,擅长中国山水和花鸟画。1984年至1988年曾应德国民恩堡市政府邀请,先后两次在德国举办个人画展。在德国逗留期间,他考察了欧洲各大美术馆,在亲炙了大师名作之后,开始研习西方现代陶艺。虽然当时以他的艺术造诣完全可以在德国享受优厚的生活待遇,但作为世界陶瓷发源地中国的炎黄子孙,一种创作出与西方大师比肩的陶瓷艺术的夙愿在他的心中激荡,就是这种使命感和文化归属感,使他于1989年毅然回国。在历经三年考察国内及东南亚陶瓷发展的现状后,他于1992年在良庆区南晓镇古龙村自费建起了艺术创作及研究基地——“古榕山庄”。从此,卢权智隐居山野,以寂寞清贫为伴,开始了他陶艺人生的漫漫求索。光阴荏苒,十多个春秋过去了,最寻常不过的南宁红土,在他手中塑烧成一件件栩栩如生、寓意深刻的艺术红陶,特别是他潜心研究创作的大型、特大型镂空红陶作品,不断突破“陶瓷怕大”这个当今国际陶艺界公认的难点极限,在国内外独树一帜,实属罕见。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副院长、教授许平评价:“原来觉得陶艺应该是很小的,没想到卢权智陶艺的体量这么大”。关于卢权智红陶的艺术特点,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研究员尚辉如是说:“在保留器物一定形制的同时,也融入了作者对现代生活的理解,既有写实性又有工艺性,还有装饰性,最根本的还是作品对中国诗意的理解和阐释,非常讲究意境的营造。当你把他的作品和毕加索的作品进行比较时,你会强烈感觉到那种浓郁而饱满的散文诗的中国文化深厚底蕴。宜兴紫砂也是红陶的一种,如果说紫砂曾经明清文人书画的浸润而显示出书卷气的话,那么广袤的广西红土原野的孕育的红陶,则有一种厚重的山野之气,具有粗犷而大气的原始意味,有澄泥陶土的淳朴质感。这是紫砂书卷气所没有的一种品种”。

红陶,古称越陶,学名紫泥陶。上世纪六十年代,桂林甑皮岩出土了距今1.2万年前的素面夹砂陶皿,从而确定广西是新石器时代人类最早使用陶器的发源地之一,而更早之前,即13860~12970年前,南宁人的祖先就用脚下的红土创造出辉煌灿烂文明,邕宁顶蛳山人类遗址出土的陶器皿片就是明证(见2012年5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史话》陶器综述·南方地区部分,该书为“十二五”国家重点规划项目)。时空穿越,作为南宁后人卢权智,一脉相承,继往开来,又奉献出一大批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体现中华文化精神,反映壮族人民审美追求,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有机统一的红陶力作,这真是南宁之幸事!南宁的红土是这位壮族陶艺家的艺术土壤,他的血液里流淌着滚烫的红土文化,在他手中,最普通不过的红土被赋予生命的张力,诠释了壮族儿女对大自然敬仰和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正是因为卢权智红陶具有把民族文化和现代陶艺的高度契合的特质,其作品先后被中国美术馆、国家博物馆、中华世纪坛、中国奥委会、中央电视台等国家级文化艺术单位收藏,并作为广西、南宁市领导赠送东盟十国国家元首及港澳特首的特别礼品,人民日报、香港大公报、广西日报等也刊登了其作品图片及评论。

卢权智对红陶艺术的执着追求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他跑到偏远的农村买了十多亩地,一呆就是20多年,特别是前10多年,他把所有在国外的积蓄全部花光,接着把车子卖了,把房子卖了,艰苦到揭不开锅,这20多年他为红陶艺术“烧掉”了500多万元,他的前妻正是因为忍受不了这样的寂寞清贫携女儿离他而去,最后伴随他的是一只狗,后来狗也死了。面对当今物欲横流社会,他依然坚守艺术家操守,静下心来精益求精搞创作,由此也注定他今天在红陶艺术上取得的成就。如果以时间为分水岭,2005年至2010年,卢权智大型艺术红陶体量仅在高度就达2米,代表作有北京奥组委收藏的“奥运和瓶”(高2.008米,长1.2米)、上海世博会展出重达1吨“百福”(长3.16米、宽1.38米、高1.58米,获吉尼斯世界最大陶艺作品证书);2010年至2014年,他的特大型艺术红陶又取得新的突破:高5.53米、直径2米的艺术佛瓶再创世界最高陶艺作品的吉尼斯记录,成功用红陶艺术再现我国著名古刹常州天宁寺失传数百年的佛教罗汉壁画(总计518幅,陶板每幅93cm×77cm×8cm)。2015年他又全力投入用红陶艺术形式表现《金刚经》的创作当中,拟用两年时间把《金刚经》鎸刻在700 多幅陶板上(每幅 25cm× 150cm)。

2014年8月,《中国工艺美术全集》(国家立项的重大文化工程,原中央政治局委员李铁映任编撰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编委会办公室副主任崔州参观了卢权智创作基地和作品后,叮嘱陪同参观的自治区二轻、南宁市二轻的领导:广西、南宁捧着金饭碗去讨饭!像权智红陶这样具有广西民族特色,艺术造诣、工艺水平罕见的作品,你们要多支持、多宣传啊!的确,继2005年区文化厅在广西博物馆举办“土与火艺术”、2006年“北京文化舟”举办卢权智红陶展、2009年南宁市政府在市人民会堂举办卢权智红陶艺术精品展后,这几年对卢权智红陶的宣传鲜见于区、市主流媒体。可喜的是,2016年新春之际,新落成的南宁博物馆以“红土情韵·卢权智红陶艺术”为主题,专辟了南宁红陶展厅,向观众推出了一批红陶艺术精粹,令人无不惊讶:南宁本土竟然还有这样富于特色的艺术作品。

综上所述,卢权智红陶不仅是他个人的,而且是南宁的,因为她是在南宁这片红土地孕育,生于斯长于斯,标志着一种古老而又富于现代气息的南宁本土文化的崛起,完全有条件和实力成为南宁城市文化的符号和象征。

《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强调:“发展民族民间艺术,保护和发掘我国少数民族文艺成果及资源,保护和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第12点);牢固树立精品意识,推出更多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体现时代文化成就、代表国家文化形象的文艺精品;着眼培养大批有影响的各领域文艺领军人物,造就大批人民喜爱的名家大师和民族文化代表人物,进一步加大文艺名家资助扶持、宣传推介力度”。南宁“十三五”文化发展规划也把大力开发具有南宁特色、广西流派、东盟元素的各类工艺美术品,保护工艺美术大师和民间艺术,培养工艺美术新人作为重点目标。因此,把卢权智红陶即南宁红陶列入南宁文化精品工程,打造南宁城市文化符号和标志,不仅是塑造南宁包容开放、现代化的区域性国际城市形象的需要,也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去年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以及《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的应有之意。具体建议如下:

一、修建南宁红陶艺术馆。以卢权智艺术红陶为代表的南宁红陶,在世界陶瓷艺术殿堂上独树一帜,走在了中国和世界陶瓷发展潮流的最前沿。20多年来,卢权智艺术创作成果丰硕,作品达数千件,每件作品不仅技艺独特、精湛,饱含丰富的文化内涵,而且形成完整的艺术系列,有很强的视觉和心灵的冲击力。修建南宁红陶艺术馆,立体展示南宁这一特有的典型文化代表,不仅能增强市民对自己城市文化历史认同感,提升激发城市文化自信心和自豪感,而且能成为南宁与国内外进行文化交流一个平台、一张名片,努力将南宁打造成中国乃至世界红陶艺术中心。

二、拍摄南宁红陶专题电视艺术片。南宁红陶与中国及世界陶瓷历史源远流长。据学术界考证:大约1.2万年前,中华先民就发明使用陶器,开启了新石器时代的历史序幕。而目前获得的最早陶器出土于江西万年县仙人洞、广西桂林甑皮岩、邕宁区顶蛳山和河北徐水县南头庄头等遗址。四个遗址的陶器,经碳14年代测定,年代最为久远的为顶蛳山遗址陶器,即距今13860~12970年。其时偌大世界没有第二地方出现陶器。被认为迄今最早出现陶器的伊朗甘尼·达勒(Gani Dareh)遗址,所出陶器年代距今9000年左右。因此,中国陶器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陶器,当之无愧!而邕宁区顶蛳山遗址自然就成为世界陶器最早发源地之一。陶器的出现是人类发明史上的重要成果,是人类发展史上极其重要的里程碑,不但促进人类生产发展,而且也促进了社会的发展。陶器既是人类必需的日常生活用具,也可以作为生产工具,同时还可以成为表现人类创造力的艺术品。以卢权智为代表的壮族工艺大师,以振兴民族文化为己任,殚精竭虑,历尽艰辛,以其高超的创作技艺和赋予作品的深刻文化内涵,把南宁红陶推向了一个崭新的陶瓷艺术巅峰,难道不值得我们大书特书?通过电视艺术手法,以南宁红陶为主线,向中外观众介绍南宁红陶的历史渊源、研究创作经历及其取得了艺术成就,以及同时期南宁人生产、生活及社会发展情况,不仅对于鼓励本土少数民族优秀艺术人才的创作激情,生产更多的艺术精品,而且对于打造城市文化品牌,提升城市软实力都具有积极的意义。

三、把南宁红陶艺术运用到城市景观建设中。卢权智的大型南宁红陶制作工艺实现了历史性突破,成功烧制三米跨度以上,五米高度,硬度达7°(相当于铁硬度)的单件红陶作品表明,南宁红陶完全可以广泛运用到城市雕塑、大型壁画装饰以及大型车站、码头、会堂、广场等设置的城市小品当中,与满城绿荫相映,使城市景观散发出一种独有的浓郁的文化气息,改变城市建设一味追求“高大尚”而千篇一律、似曾相识通病,也为红陶艺术走向市场,逐步实现产业化开辟一条路径。建议选择一个现有的城市公园,开辟一个红陶艺术园,设置100件以反映广西南宁优秀历史人物和壮族人民对生活美好追求,集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为一体的大中型红陶力作,使之成为吸引中外游客,了解南宁历史文化的又一独特窗口。

四、加强南宁红陶艺术的挖掘、传承和保护。南宁红陶历史源远流长。除了邕宁区顶蛳山遗址,良庆区瓦缸村,青秀区瓦窑村都曾是数百年制陶烧陶的村落,宾阳县邹圩镇下窑村亦是如此。该村至今还完整保留使用6个近百年的“龙窑”。一址三村,由一江邕(郁)江相连,这绝非偶然。这样一幅粗旷的景致能否勾勒出南宁红陶的前世今生?南宁红陶漫长的历史脚印,难道不值得我们南宁人进行研究、探讨和追溯?因此建议由市政府组织专家学者进行研究考证。研究成果可以一并放在南宁红陶馆供人参观。

当前,在市场经济大潮冲击下,传统工艺美术面临濒临失传的窘境,南宁红陶也不例外。当代南宁红陶历经20多年的艰辛跋涉,才取得今天在国内外陶艺界令人瞩目的艺术成就,实属不易。要使南宁红陶传承发扬光大,仅凭卢先生一己之力实为独木难支。

“看着这些用毕生精力和省吃俭用创作出来的上千件大大小小、不同艺术风格和手法的成果,百感交集、忐忑不安。人难过百岁,是到了应交出来的时候了!但如何交?交给谁?”卢先生曾经感慨地对友人流露,这其中无不含有对南宁红陶今后的命运的无奈和悲凉。

工信部消费〔2014〕192号《关于工艺美术行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就加强人才队伍建设方面提出:“健全大师带徒传承机制,制订并实施工艺美术大师带徒授艺资助计划和相应管理办法;在有条件的职业院校增设工艺美术相关专业;针对本地重点的传统技艺品种,加快专业技术人才培养”。这为南宁红陶的传承指明了方向和路径。建议市政府适当拨出一定的经费,让卢先生招徒传艺,同时在南宁学院、南宁职院开设陶瓷专业,使南宁红陶后继有人,代代相传。

加强对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就是最好的文化传承。邕宁区项蛳山遗址已经保护起来,良庆区瓦缸村、青秀区瓦窑村、宾阳邹圩镇下窑村作为南宁红陶活化石,也应该以适当的形式保护起来。卢先生一手创办现代南宁红陶研发基地“古榕山庄”也应列入保护之列。该基地占地约10亩左右,有三座卢先生自筹200多万元建造的气窑和约800㎡简易车间,其中一座高6米宽*米长*米的气窑为国内罕见,卢先生超高、超大型的红陶作品都出自该窑烧制。近10年来,一些国内和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的中外陶艺家慕名前来拜师学艺,甚至打算留在基地创作,但由于基地条件简陋,卢先生无力接待,失去了许多中外陶艺交流、进一步扩大南宁红陶在国内外陶艺界影响力的机会。政府投入一定经费,修缮现有的简易生产车间,完善一些吃、住的基本生活设施,就能把古榕山庄打造成南宁城市与中外文化交流的一个基地。

总之,将南宁红陶打造成南宁城市独特的一个文化品牌,既有厚重的历史基础,又有现实的条件。当然,树立一个城市的文化品牌不是一蹴而就,这需要党委政府的远见卓识和全面系统地谋划和组织实施。


南宁市二轻集体工业联社主办

地址:南宁市青秀区古城路28号 E-mail:nnseqls@163.com

电话:0771-5600553

桂ICP备2020009170号-1 网站标识码 4501000053